做人難,做狗更難

            隨便看看吧 / 作者:庇護 / 時間:2018-09-14 20:07:11 / 42℃

            我是一只狗,一只普通的中華田園犬,也就是俗稱的土狗、草狗。大眾的長相,一身沒有特色的黃色毛發,混在一堆草狗中,保證你不會一眼把我認出來。

            但是在普通的外表下,我卻又是一只非同尋常的草狗。不知是基因的突變還是老天的眷顧,從我出生的那天起,雖然我不會說,但我能無師自通地聽懂人類的語言,這個奇特的本領,連我母親也不具備。因此,我時常會把人類的信息翻譯給我的母親,這是屬于我和母親之間的秘密。

            自打七年前我和我的三個兄弟姐妹呱呱墜地后,其他三個同胞都被主人家送人了,從此,我和母親與他們天各一方,再也沒見過面。我成了最幸運的一個,呆在母親的身邊,獨享著母愛。我倆在主人家里相依為命。

            對了,忘了給你介紹我的主人家。我的主人大名叫殷德亨,排名老二,小名就叫二狗,今年四十有五。

            他有著一個锃亮的大禿腦門,比那一百瓦的白熾燈還亮堂。可憐的幾根頭發從左腦門梳到右腦門,吃力地匍匐在頭頂上,造成一種郁郁蔥蔥的假象,還給它們上了發蠟,搞得"蒼蠅飛過打滑塌,蚊子飛過別斷腳"。一身名牌西裝也擋不住從骨子里冒出來的暴發戶式的俗氣。大腹便便的他站在那里,低下頭就看不到自己的雙腳。他最愛做的習慣動作就是說話前先干咳兩聲,然后用手摸一下常年發紅的酒糟鼻子。

            那個,哎!小黃,這是客人你知道不?快滾回去呆一旁!

            小黃,叫的就是我。這個家伙比他爹媽給他起小名還偷懶,看我是黃毛狗,就順口給我起了這么沒個性的一個名字。不過,對于名字我沒啥大的意見,反正就是一只狗的符號嘛,但他的態度讓我很有意見,平時總是頤指氣使地使喚我們,無緣無故地訓斥打罵。都說我們狗類是人類的忠誠朋友,雖然我不喜歡這個二狗,但我和母親的職責就是看家守門,這是狗類的優秀傳統,人類常說吃人家的嘴軟,畢竟他養了我們好多年,我們也只能盡心盡責。

            這不,傍晚,天將黑盡,來了一個手里拎著兩個大袋子的點頭哈腰的中年男人,一頭亂蓬蓬的長發,一件沾了泥巴的外套。

            我很警覺地大聲盤問來人。站住!你是誰?從哪里來?包里拿的是什么?到這里來干什么?

            這一連串的問題下來,比飛機安檢還嚴格,再加上我嚴肅的神情,一般人都會有點緊張。只可惜,這些語言從我的嘴里喊出來,就只變成了"汪!汪汪!汪!"。我的嗅覺靈敏的鼻子早已嗅出這包里裝的是一只老母雞和一只大甲魚,另外還有兩瓶高檔白酒和一條大中華。

            我一看,原來是拎著禮物來拜見二狗的,自然我也不再多管閑事,安靜地退到一邊,和母親一起互相捉身上的虱子。

            對,又忘了和你們介紹主人的身份。二狗現在的正式身份是吃皇糧的國家干部,咱們殷家灣村的第三任村長,現在叫村委會主任。但這個稱呼實在拗口,鄉親們還是習慣叫他村長。不過,原來是個賣豬肉的他,這個村長是怎么當上的,恐怕只有他和鎮里的袁書記最清楚,看來這個秘密一輩子只有爛在他倆的心底了。

            這不,開雜貨鋪的老栓老遠看到二狗村長走來,隔著十米遠就和他打招呼。

            村長好!哪陣風把您老人家給吹來了?老栓走出店門,彎腰遞過自己的紅南京。

            哈哈,我去大林的魚塘看看。不用了,還是抽我的吧!

            說罷,一根大中華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不偏不倚地甩到老栓面前。老栓手忙腳亂地接住,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氣,點上火,閉上眼,悠悠地吐出一個煙圈。

            媽呀,這大中華的味道就是不一樣,怪不得人人都想當村長哎!睜開眼,二狗村長已經不見了身影。

            二狗村長來到村頭的魚塘。這幾個魚塘現在承包給了大林。當時要外包時,從沒養過魚也不愛吃魚的殷家灣村人都不敢第一個吃螃蟹,怕養不好虧本。只有這大林很早在別的地方幫忙養魚,二狗村長親自上門把他請回來,降低承包費,才把這燙手的山芋給甩手。

            沒曾想,這小子憑著自己精湛的養魚技術,竟然賺了不少銀子,讓好多人紅了眼。眼看著三年的承包期快滿,想要承包的人都能排上一個班了。

            二狗村長一頭鉆進魚塘邊的簡易棚。大林呀!魚塘眼看要到期了,那么多人都想包,真是愁死了,你說我可咋辦哦!

            大林趕忙泡茶遞煙。村長啊!讓您費心了,我還想著要續約呢!租金的話,好說好說!

            二狗村長的嘴角撇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用手指彈了一下煙灰。我也很想讓你再續約,可有鄉親不同意呀!你說,我怎么幫你?

            看著二狗村長為難的樣子,大林沒說話,若有所思地望著他鉆出棚子,東搖西擺地像頭企鵝一樣地擺出了他的視線。

            于是,當大林提著袋子哈著腰站在二狗村長家的三層小洋房前,一臉謙卑地等著時,二狗村長聽到我的叫聲探頭出來,看到了大林和他手里的兩個大袋子,一下子沉下了臉。

            做人難,做狗更難

            大林!你這是咋的,想害我呀!現在都提倡反腐倡廉,再也不要來這一套了。告訴你,這魚塘承包的事,還不是我一個人能說了算的,你還是拿回家吧,省得讓鄉親們看見嚼舌根呢!

            大林在二狗村長的義正詞嚴下,囁嚅著說不出話,灰溜溜地出了院門。

            小黃,你個笨蛋,你咋沒聲了?剛才應該就得把大林給轟走呀!你讓他進來,被鄉親們看見,不就讓我有把柄在人手里嗎?還讓我怎么在鄉親們面前抬臉!

            我覺得很委屈,回敬他,二狗你裝傻嗎?以前看到好多陌生人趁著夜色拎著禮物上你家,我一視同仁地都要嚴格盤問,你卻老是罵我不識相,差點把客人給嚇走,甚至有時還用棍子抽我。今天,我看到他拿著兩大袋禮物,價格不菲,我沒趕他走,你卻又要埋怨我,你簡直不是人!你到底讓我怎么做狗?

            當我憤怒地噴出這段話,到了二狗的耳朵里卻變成了幾聲"嗚嗚"聲,沒辦法,誰讓他聽不懂我的狗語呢?

            我懊糟地退到了我和母親住的狗窩。上了年紀的母親身體已經很虛弱,行動遲緩的她,基本就呆在狗窩里不再管閑事。她看我垂著頭,耷拉著尾巴進來,知道我又被二狗訓了,用手拍了拍我的背,慈祥地看著我。

            孩子啊!人類總說做人難,其實他們哪里懂得做狗更難!你不能一味地顯示忠誠,得會揣摩主人的心思。同樣的一件事,有不同的對待方式,這就是我們和人類的區別。人類一直說狗是人的忠誠朋友,可這都是嘴上說說的,有幾個人能把我們當真正的朋友呢?

            這不,第二晚,院子里又進來一位陌生人,穿著很整齊,我看他兩手空空,想著二狗既然把送禮的都轟出去了,那么這個空手的陌生人,我更應該把他轟走。這么想著,我叫得很兇,在這個人身邊繞著圈子叫,上躥下跳地叫,恨不得咬住他的腿把他給趕出門。上一頁12下一頁

            上一篇: 進化12紅色魔鬼
            下一篇:請客
            相關推薦
            推薦閱讀
            徐志摩《殘詩》賞析徐志摩簡介徐志摩《沙揚挪拉一首》賞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號》賞析徐志摩《闊的海》賞析北島《零度以上的風景》賞析北島《無題:一切都不會過去》賞析北島《走吧》賞析北島《一切》賞析北島《守夜》賞析一

            最熱


            湖北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