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淚水

            隨便看看吧 / 作者:夜影 / 時間:2018-09-25 03:10:18 / 92℃

            人上了一定年紀,總愛想點陳年的往事。往往一個微笑,一個回眸,思緒的潮水就會洶涌而來。生活中有詩歌和遠方,可更多的卻是柴米油鹽。生活的瑣碎,總會淹沒一個人曾經的夢想和陽光,可卻不會失掉了那份初心。那過往的一切,總會如電影幕布般,一一在腦海中映現。

            孩提時的悲苦,已經過去了那么多年,還是無法忘卻。是的,那些已經融進骨髓里,進入身體,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了。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想起母親了。

            因為在一個孩子的眼中,那時候她就是一切,家中唯一能保護自己的人。小時候,為了一家人的生計,父親南下廣東務工。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靠母親一個人操持。一個柔弱的肩膀撐起了整個家。

            小時候,因為家里窮,經常被人看不起。也因此,那時候非常自卑,被人欺負了也不敢回家訴說。總是一個人默默地躲在墻角里,獨自咀嚼那一份悲傷。那時以為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的,以為擁有傷悲的只是自己,以為躲起來就萬事大吉。后來,我才知道,其實更苦的還是母親。因為我所遭遇的一切,母親都知道了,只是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她不懂怎么安慰兒子,也不懂怎么讓兒子堅強起來。面對這一切,她真的無能為力。后來我才知道,多少次深夜時候,她自己躲在被窩里獨自飲泣。是啊,她沒進過一天學堂,不認識一個字。面對這一切,她也許真有些手足無措了。

            記得有一年,應該是農歷七月半,家里過節。那天本是很開心的日子,還殺了一只鴨子。父親為了供我們讀書,依舊無法趕回家中團圓。正當我們一家人吃飯的時候,不想卻有人找上門來了。我實在不愿回憶那時候的事情,可那一幕卻終身都難以忘卻。事情的緣起,也不想過多敘述。反正那時候善良的母親,沒有跟人辯解,也沒有跟人爭吵,任由別人一直罵著,也不吭聲。那時候,我還很小,應該是六歲多吧。記得那時候,母親第一次在我們面前哭了。那只煮熟的鴨子,也沒有動一筷子。那次我們也哭了,筷子靜靜地擱在碗里,一個人都沒動。那時候的自己,很惶恐,也很無助。不知道怎么安慰母親,也不懂得怎么讓她減輕悲傷。那次的節,過得很冷清。那天晚上,母親辛辛苦苦做的一手好菜,愣是一筷子都沒動。這一幕,現在一想起,我還是抑制不住的落淚了。多少年了,經過了春華秋實,走過了河流險灘,可卻始終拂拭不去曾經那籠罩著一個家庭的悲傷。

            母親的淚水

            母親柔弱的肩膀也許真的疲乏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不懂得為什么就因為貧窮,會被那么多的人看不起。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孩子。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不明白為什么別人過年了都會有新衣服穿,而我穿的永遠都是父親改裝過的綠軍裝。不明白為什么小學一直上學,總是光著腳板走著那條總也走不完的鄉村土路。不明白過年了,為何家家戶戶都可以殺雞宰鴨,而我家卻只有那一斤多的半肥豬肉。是的,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排解心中的煩惱和悲傷,母親同樣也是日此。

            這一生,我看到了母親的三次淚水,也感受到了母親那柔弱中的堅強。那次過節,親眼見到母親被別人責罵,可以說留下了一輩子的陰影。第二次看到母親流淚,是家里的兩頭豬病死的時候。小時候,家里窮,就指望著那兩頭豬長大了,給換倆錢,給孩子們換點學雜費,同時給家里改善生活。可卻在快要出欄的時候,家里的豬卻意外病死了。那時候正碰上父親又找不到廠,沒有任何收入。可想而知,母親是何等的絕望了。那時,也許她想的是為何不是自己生病,而是那兩頭賴以維持生計的豬呀。那時候,她真的不知道該跟誰訴說,也不懂得怎么去解脫自己。那天黃昏的時候,當她挑起簸箕,把死豬挪進去的時候,我看見她的眼睛蓄滿了淚水。當她用滄桑的肩膀挑起來的時候,淚水再也無法抑制,從她的眼睛里滾落下來。這一切都被一個孩子看到了,那時候的自己,也只是默默地站在潲水桶旁邊。那一刻很悲傷,確實也很無助。想起了每天天還沒亮,就跟著母親起來喂豬。想起空閑的時間,滿田野里挖豬菜。想起晚上天黑了,陪著母親給嗷嗷待食的豬添料。一邊喂豬,母親一邊念叨著等這些豬賣出后,就可以給我們幾兄妹好好吃上一餐肉,給我們買上一件新衣服,給我們買一雙渴盼已久的帆布鞋。可是那兩頭豬死了,她心中逐漸升騰的希望也破滅了,給孩子們的許諾自然也成了泡湯。她挑起死豬到山里填埋的時候,那種悲傷決絕的狀態,我是一輩子都難以忘懷了。

            我不知道為什么母親如此善良,卻總要遭遇如此多的苦難。在娘家的時候,為了照顧五個妹妹和弟弟,把讀書的機會留給了他們,自己卻連一天學堂都沒有進過。十多歲的時候,就跟著外公后面扛起鋤頭到生產隊出半個勞力工,協助外公外婆操持這一大家子。修水庫,開荒山,鋪公路,沒有一天好好休息。也因為那時落下了病根,身體一直就不曾好過。本以為到了夫家,生活會有所改善。卻沒想到,生活卻更加艱辛了。

            那時候住的房子是多年未翻修的祖屋,晴天陽光下瀉,雨天漏水盈盤,冬天凜冽的寒風直吹進被窩。吃的是一天三餐不見半點油腥的菜。這一切,她都可以忍受,可卻忍不了的是周圍人的白眼和歧視的眼光,受不了為何去賒三兩豬肉,都沒人相信的遭際。當那兩頭豬死去的時候,也把她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帶走了。那時,她挑著死豬的擔子是沉甸甸的,因為那承載著一家人的希望破滅了。我不知道母親是如何挺過那段如此壓抑而痛苦的歲月,只知道她依舊還是每天早早起床到田里干農活,背著弟弟到山里放牛割柴火,拖著我到地里翻種莊稼。

            那一幕,我也一直無法忘卻,因為我的夢想也一起隨著母親的希望破滅了。我不知道該怎么做,每天把自己封閉起來,只是一遍遍的翻著看父親留下那一箱怎么都看不懂的書。因為常年的勞作,母親積勞成疾,身子越發瘦弱。記得有一年,母親又病倒了,可她不讓告訴父親,怕影響父親工作。每天就只是喝些水,連飯都難以下咽。每天,我跟姐姐端給她的粥,都沒有好好吃上一口。我們還都是孩子,姐姐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都不知道怎么辦。那段時間,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過來了。現在寫到這里時候,淚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轉。后來病情繼續惡化,眼看難以撐持下去,這才托人帶口信給父親。父親回來的時候,病情已經很重了。那一次,同個寨子的姑婆來到了家里,她是母親同個爺爺的姑姑。她安慰著母親,可她也知道這話語是多么的蒼白無力。我至今都不知道母親生的是什么病,因為年齡還小。只依稀記得,那時候當著姑婆的面,堅強的父親第一次流淚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父親當著孩子們的面流淚。母親也是如此,她舍不得孩子們,放不下這個家。那次她可能也覺得自己難逃一劫,開始交代后事了。她看著我們幾兄妹,望著父親的時候,眼眶里的淚水不自覺地涌出來了。記得那時候,飽經世事的姑婆看著母親,也落下了淚水。母親交待的話語不多,印象最深刻的是母親提到柜子里有省吃儉用存下來的一千多塊錢,交待父親好好撫養孩子的情景。那時候真是覺得天空好灰暗,總覺得老天為何不開眼,要把災難降臨到這個本就脆弱的家庭。上一頁12下一頁【母親的淚水】相關文章

            • 母親的綱常
            • 母親的那把小剪刀
            • 三個母親
            • 郭沫若《地球,我的母親!》欣賞
            • 我的母親
            • 母親的感觸
            • 母親節寫給媽媽的信
            • 五月感恩母親
            • 我為母親唱首歌
            • 我最崇拜的人—母親
            上一篇: 待我老了,我來陪你
            下一篇:當我死去
            相關推薦
            推薦閱讀
            徐志摩《殘詩》賞析徐志摩簡介徐志摩《沙揚挪拉一首》賞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號》賞析徐志摩《闊的海》賞析北島《零度以上的風景》賞析北島《無題:一切都不會過去》賞析北島《走吧》賞析北島《一切》賞析北島《守夜》賞析一

            最熱


            湖北11选5开奖记录